• <strong id="s8qu0"><samp id="s8qu0"></samp></strong>
  • <small id="s8qu0"><samp id="s8qu0"></samp></small>
    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別策劃

    20年,從阿里傳承看現代公司治理

    阿里集團此次平穩的交接,從制度設計,人才儲備以及戰略規劃上為中國企業的傳承提供了有益的思路。

    9月10日,教師節當天,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云在公開信中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際,即2019年9月10日,他將不再擔任集團董事局主席,屆時由現任集團CEO張勇接任,此次的阿里傳承計劃在國內外媒體產生了巨大的反響,整體的反應比較積極,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此次交接將會平穩過渡不會影響阿里公司的正常運營。來自紐約的風險投資公司Lead Edge Capital的創始人兼合伙人Mictchell Green表示自己看好阿里巴巴的股票,馬云的職務交接對于公司日常運營的影響不大,阿里巴巴已經在執行副主席蔡崇信,首席執行官張勇以及首席財務官武衛的領導下運營了數年。而《金融時報》在昨天的報道中評論,“馬云花費了10年時間籌備,最終選定了來源于自己培訓的員工的繼承人。”阿里集團此次平穩的交接,從制度設計,人才儲備以及戰略規劃上為中國企業的傳承提供了有益的思路。

    許多專家學者也分析指出,馬云的傳承計劃,證明了阿里巴巴治理機制的成功。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昕評論說,“馬云之所以可以做到急流勇退,最堅強的后盾無疑是阿里巴巴基于合伙人制度打造起來的制度、文化和人才這個牢固的鐵三角。

    改革開放40年以來,隨著第一代民營企業家年紀漸長,企業傳承問題日漸突出。一方面,這些企業家在創業的過程中篳路藍縷,沖鋒在第一線,積累了相當高的聲望和經驗,建立了個人威權,企業在傳承的過程中如何做到“辭舊迎新”是一個頗具技巧性的難題。另一方面,中國現代企業制度的落后,讓企業的所有權與經營權無法良性分離,以至于有些企業“引狼入室”,有些企業則是“垂簾聽政”,無法建立起有效運轉的現代治理機制。

    理性但有溫度的制度設計不僅保證了交接的平穩進行,還確保了繼承者對于企業精神的傳承。一個理性有序的制度可以保障企業在交接時避免因為企業創始人個人權力集中所帶來的“威權效應”。然而如果過度依賴嚴格制度,對于很多建立時間不久,還沒有形成穩定的企業文化的公司來說,制度也可能是一些不成熟的繼承者用來“顛覆”企業價值的工具,很多中國企業不選擇職業經理人的原因就在于質疑一些職業經理人會利用公司管理制度的漏洞“反水”。而一個“有溫度”的傳承制度,則應該從企業的初心入手,讓繼承人本身受到企業使命的感召而認同企業文化,從而確保企業的基因,達到真正的傳承。時至今日,盡管馬云仍然是阿里巴巴的精神象征,十年前由馬云所發起的“合伙人制度”已經讓阿里成為了“眾人的阿里”而不是“馬云的阿里”,來自多個業務部門,多個背景以及多個年齡層次合伙人們不僅為阿里帶來了多元的發展策略,豐富的人才梯隊,更重要的是這些人的第一個甄選條件就是對于公司使命和文化的高度認可。在這樣一個平等和多元的管理結構中,老中青三代可以在共同愿景下磨合,既摒棄了創始人的官僚作風,也為集團的不斷擴張變化的管理注入了新鮮血液。2014年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曾表示,一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伙人,比一兩個創始人更有可能把優秀的企業文化持久的傳承和發揚。

    信任,是傳承的基石。這里的信任不僅代表著企業家與繼承者相互之間的信任,還代表著其他利益群體諸如股東,公司員工以及投資者對于繼承者的信任。與國外較為成熟的職業經理人制度不同,國內的職業經理人普遍面臨信任問題。一方面是他們對于公司業務不夠熟悉可能會面臨水土不服;一方面,很多“二代”繼承企業則會面臨“元老們”的信任危機。與楊元慶不同,張勇不是馬云戰略的執行者而是阿里新疆土的開拓者。從天貓模式的成功,到淘寶全面轉向無線模式,再到將線上線下融合的新零售,張勇證明了自己對于行業深刻的洞察以及作為這個中國最大互聯網企業掌舵者的格局。馬云在公開信中高度評價張勇:在擔任CEO的3年多中,張勇以卓越的商業才華、堅定沉著的領導力、超級計算機一般的邏輯和思考能力,帶領阿里取得了長遠發展,連續13個季度實現阿里巴巴業績健康持續增長,已經證明自己是中國最出色的CEO;更因為他的戰略格局和組織文化傳承上的擔當,阿里巴巴的接力火炬交給他和他領導的團隊,是馬云與阿里巴巴合伙人最正確的決定。寥寥幾句話,不僅展現自己對張勇信任,還展現了張勇對整個集團其他利益群體的重要性。這里不得不提到阿里自身“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人才體系建設。馬云曾經說過最怕CFO做CEO,但是作為較晚加入阿里,財務出身的張勇在阿里卻獲得了“直升機一般”的升職。在阿里現任的骨干員工中80%是80后,5%是90后,去年2月阿里的4位合伙人中也有2位是80后。無論背景,年齡都能獲得無條件的信任,并且提供廣闊的上升空間,讓傳承者本身對于企業也有很強的信任,從而最大限度的保障了傳承的效果。

    馬云在彭博社的采訪中表示:“我學習了比爾·蓋茨很多東西,我的財富永遠不可能超過比爾·蓋茨,但有一件事我可以比他做的好,我會比他退休早。”對于很多中國企業家來說,馬云54歲仍然是正當盛年,但是其對于阿里交接計劃的設計卻在十年前就開始了。從2009年建立合伙人制度,到2013年馬云不再擔任阿里集團CEO,馬云一步步退居幕后不再參與阿里的日常運營;從2007年張勇加入阿里,到今年即將接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他也完成了從創業者(天貓是張勇在阿里的內部創業項目)到創造者(“雙十一”是張勇的創造發明)到管理者(2015年張勇就任阿里CEO)的轉變。十年的時間給與了馬云足夠長的時間放手業務,也給與這個“導師”足夠多的時間去發現和教導他的“學生們”;十年,也讓張勇這個后來者有足夠多的時間去建立自己的功勛,贏得集團和合作伙伴的信任。企業的傳承,“辭舊”與“迎新”是一個很微妙的學問。一方面,創始人需要降低自身在企業的影響力確保繼任者可以真正的發揮自己的才干,另一方面,繼任者也需要保持企業文化和使命的一貫性,確保平穩過渡。尤其對于中國的企業而言,創始人往往都具有絕對的發言權和控制權,無論是在是實質層面還是精神層面都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因此在傳承的過程中經常發生的情況是由于繼任者的準備不足,在遇到突發情況時,創始人又會重新出山,然而這樣繼任者的實力就會遭到懷疑。過去的十年中,張勇帶領著阿里巴巴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戰略轉型,而馬云則是以精神領袖的形式為阿里巴巴鼓足士氣創造良好的內部環境,可以說這兩人無論在內外分工還是角色定位上配合的都十分默契,而這種默契非長時間不能達到。

    雖然市值已經達到數萬億,作為一家還不滿20歲的企業,阿里巴巴仍然是一家年輕的公司。早在創業初期阿里巴巴,馬云就提出要做一家102年的公司。在經濟狀況瞬息萬變,技術一日千里的今天,想做一個百年老店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一方面需要不斷通過制度創新,技術創新適應市場和技術發展,另一方面又要在不斷擴張和創新中確保企業的初心不變。馬云和阿里集團在此次交接中所展現出來在制度設計,人才建設以及戰略規劃上的前瞻性值得其他中國企業借鑒。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河北11选5预测